【原來這就是~上癮!】




「怎麼辦,還有10分鐘的站立今天就達標了?」我說。

「那你站著吃這塊藍莓蛋糕吧!」朋友建議。

我們說的是iWatch運動的指標。


今年生日獲得一個iWatch 當禮物,從此變得很上進。

原來數字會說話。每天看到自己消耗多少卡洛里,行走多少距離,其實蠻激勵人心的。


設定了一個運動的目標,有點挑戰,但又有機會完成,只要達到當日的三個鍛鍊目標,就會得到咻一聲獎勵,iWatch會放煙火給你看!圓圈像是奧林匹克運動會logo的復刻版,雖然我們只是謹小慎微,達成三個環的小目標,但是目光要遠大。


如果連續達標幾天,iWatch還會頒發的獎章,讓你有點小驕傲。這概念有點像是小時候幼稚園給你貼星星,你開始為了搜集星星,努力成為好孩子。


為了獲得獎章,我變得非常的計較「業績」。每天一起床就戴上iWatch,刷牙、上廁所、就連準備早餐都要積分。遛狗、拔草、做飯,也要停下來查看圓圈有沒有進展。


為了衝業績,樓梯上下會多爬幾趟。iWatch的邏輯我還不清楚。吃了一塊藍莓,站了十多分鐘,連打字這篇文都站著,但它不知道我在「站立」。


很想說,「喂,我站著也10分鐘了,應該給我達標了吧!」iWatch不為所動。

最令人扼腕的是,在快12點的午夜,你發現還有5分鐘「站立」,就可以達標,但無論你怎麼站,跑步爬樓梯,圓圈就是不靠攏,只好含恨入睡。


原來這就是上癮,對「達標」、勳章、煙火,都有一種「跟它拼了」的決心。哪一天沒有看到煙火為我綻放,給我獎勵,就會悵然若失,有種莫名的失敗感。

這時候不要來跟我談「平常心」,我對於健康達標正「上癮」!


所有的「上癮症」都是掩飾內心更深恐懼的一種強迫性行為,所以,我在恐懼什麼呢?

我專注於「達標」,來掩飾我對自己一事無成的恐懼。


而當我使用TAT向內探索這個一事無成的恐懼,我發現內在有個才五歲的自己,非常確信一定要「達標」才能被愛,在競賽中脫穎而出,才不會被拋棄。從小就被訓練成好學生、優等生的我,是在這樣的氛圍長大。


我很意外過了幾十年,這個態度依然如同唱片的溝槽刻印在心底,不斷自行播放,形成我不自覺的執著。

我把雙手放在心上,告訴這個五歲的自己:「就算你沒有達標,一事無成,也依然可以被愛,我會無條件地愛著你。」


五歲的我很恐慌,很困惑,她沒有體驗過無條件的愛,不知道那是什麼。她還不能夠完全的放下要「達標」才能夠被愛的道理。她不相信我。


我知道說一次不夠,但我會耐著性子跟她說,兩次,三次,無數次,直到有一天她能夠完全鬆手,放心的被愛,接納自己當下的樣子,隨著生命此刻的流動而活著,而開心。不必強迫自己去追逐「目標」而離開當下的感受,也不再去期待或強迫別人改變(譬如,失智的爸爸),接納他們當下的意願。


明天是我的生日,這是我給她和自己的生日禮物。


祝大家生日快樂!


#給貓咪戴上iWatch,希望她「代工」幫我達標,但無濟於事。

5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原能量工作室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since 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