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【如果所有困擾我們的事,都能排排坐】

阿誠愁眉苦臉,看起來精神耗弱。讓他心煩的事很多:

**上週,在整理林子的時候,一種有毒的爬藤,不知何時碰觸到他的身體。導致他全身過敏反應,嚴重起疹子。他現在不太敢到林子裡。不再能夠享受在大自然中的樂趣。

** 對於世界經濟現況,他十分焦慮,覺得銀行隨時要倒閉。他是不是該把所有的存款提出來買黃金?

** 自從去年確診住院之後,他就有後遺症,總覺得還嚐得到他咳出來的痰液的腥味。

** 兒子是過動兒,他自從上學之後,有樣學樣,常對他口出穢言,侮辱他,他受到嚴重影響,每次都感到心碎。

** 早上放貓咪出去玩,但是妻子不准他放貓出去。如果貓沒有回家或是受傷,肯定會被妻子責怪。


議題這麼多,從何開始?


使用TAT,把眾多不相關的事情,擺放一起工作,本來就是家常便飯。 我們把阿誠上述的困擾全部放進想像的砵裡,一起進行TAT。


做TAT的過程,很像是在熬煮一鍋粥,有些材料馬上融化,有些則要花更多時間和額外的步驟才能分解。過程中,既定印象的影響力慢慢削弱。


更重要的問題浮現了,阿誠發現,他對生活充滿恐懼,不安全感。於是他總是賣力搜索著周遭「危險」的訊號。他訂閱許多頻道,都是在爆料當權者的種種不當措施,陰謀論掌控一切.....

反而,他想要掌控的事,不斷從手中溜走。


但是,我知道阿誠有深厚的反省和覺察力,他篤信老子的無為而治,也相信內在的平靜和臨在。於是,我把他內在的資源也放入TAT的步驟當中,形成這麼對立的敍述:

》步驟一:我必須不斷的搜尋危險的訊號,以便保護自己。 》步驟二:我不需要一直搜尋危險的訊號來保護自己。 》步驟三:無論任何情況,我都可以連結內在的平靜和臨在。

在連結上內在的資源出現之後,阿誠的臉變得祥和而且從容。

1個小時之後,阿誠所有排排坐的問題都安靜了。有些已經想不起來,有些僅剩下模糊的印象。


我常覺得TAT是神聖的愛帶給人們的禮物。不論情況多糟糕,只要能夠進入TAT這個方法來觀想,我們就開始改變我們和問題之間的關係。


TAT方便,簡單,輕易,可以協助自己和身邊的人渡過挑戰,恢復平靜和內在連結。歡迎加入學習行列。


★ TAT 基礎班在疫情過後,第一次恢復實體課。 9月29-30日,10月1日 — 三天台北課程。 ★ 早鳥價因應颱風順延一週,8/8 截止。 場地關係,目前僅剩少數名額,請把握機會。 ★ 這次上課,會教導Tapas老師的更新步驟用語。 ★ 報名連結: https://forms.gle/tGekiPvPmH2q3BQ56





8 views0 comments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