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正向思考的陷阱】

正向思考不好嗎? 我這篇文章的標題,恐怕要引發爭議。


我要談論的是一種帶有強迫性的「正向思考」。 這時候,「正向思考」成為一種不自覺的伎倆,一種外強中乾的心戰喊話!


我們使用它來迴避自己當下真正的感覺。 這些通常是難堪的感覺,脆弱的感覺;恐懼自己不被愛、不值得愛;感到被冒犯,不被尊重;不值得存活的感覺;悲傷憤怒、混亂的感覺.....。一旦這些令人不舒服的感覺冒上來,我們立刻「強迫」自己忽視它們,轉移到安慰自己正面的想法 — 我們欺騙自己,說我們是在進行「正向思考」。


於是這些本來可以幫助我們了解自己的感受,建立健康界線來維護自己的情緒指標,全部被壓抑。


我們聽不見自己,也看不見自己。 我們使用正向思考,窒息那個比較脆弱的,感到受傷的自己。 它們於是退得更遠,感受被麻木,徹底被遺忘。


而且,因為麻木了,我們對於自己正在執行這件事,也毫無所覺。


表面上我們很陽光,但是一不小心,被壓在底層的悲傷會冒上來,突然讓你感到厭世。


為了繼續控制這些「負面的感受部分」,我們的代價是讓自己採取更多強迫性的行為,使用工作、電玩、美食、購物....,讓自己忙,目不暇給。


沒有時間和自己的感受安靜在一起。


許多人依靠「正向思考」來存活。這一開始似乎是很好的自我保護。


因為懂得「轉向」,負面的感覺被驅離,好像是不沾鍋。 正向思考理性化一切事故。


遇到困難的處境,被欺負,被曲解,被蔑視,就立刻會如此安慰自己:


「還有別我更慘的人」 「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」 「我在這裡吃虧了,老天一定會在別處彌補我」 「時間會沖淡一切」 「我有好多值得感謝的東西」 「要往前看」


乍看之下,都是很樂觀的道理,也是身心靈課堂上,老師會教你的轉念SOP。


然而,這樣的樂觀是虛假的樂觀,將付出慘痛代價。


這裡的陷阱是,當正向思考變成一種強迫性的行為,我們碰觸不到自己真實的感受,它變得很模糊。


我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恐懼什麼?而且這些恐懼都是伴隨尚未釋懷的創傷。


為了迴避令人痛苦的感覺,我們把注意力往外投射。花很多精力去感受別人的感受,完成別人的期待,公司、老闆、先生、小孩、寵物.....,這個清單可以無限延長。


我並不是鼓勵每個人成為林黛玉,多愁善感的放大自己的每一處刮痕。





然而,練習在當下如實感知自己,我們會有更多的機會了解自己,並且回應世界。即時安撫自己的脆弱與受傷,為自己挺身而出,為自己發聲,知道如何守護界線,不再縱容不善待自己的人。這樣的我們,便能以行動以言語,尊重自己、接納自己、愛護自己。同時,也更能夠尊重別人、接納別人、愛護別人。


別忘了,那些被我們可以遺忘的部分,一直在等著我們將它領回。 而且,我們不是我們的想法、情緒,我們比這一切加起來還要大很多很多。




6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