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艾瑪如何打到惡魔】

艾瑪終於出院了。去年九月,她突然精神異常,被強制送醫。至今還在服藥。 Covid19肆虐,英國鎖城太久,艾瑪所有的社交生活都中斷,獨居在公寓裡,每天僅透過Zoom工作開會,她無聊得發瘋。沒想到真的也就發瘋了。


一天在和主管視訊的時候,主管發現她神色有異,雙手一直在空中忙碌的揮舞。那時候,艾瑪已經有幻聽幻視,她看到惡魔出現在她的房間裡。她一面跟主管談話,一面企圖以光擊斃入侵的惡魔。主管覺得事有蹊蹺,請人破門進入艾瑪的公寓,直接把她送入醫院。她的病情才曝光。


在這之前,艾瑪活在恐懼當中已經一個月,她不敢睡覺,怕睡著就會被帶走。腦子裡常有聲音跟他說話。有一天她聽從那個聲音,去坐在公園的椅子上等著救援的外星人前來接她到安全的地方,那時候大雨滂沱,她淋了一整夜的雨,得了肺炎。


一開始是有天早上她在冥想的時候,突然昏厥過去,醒過來已經晚上,從那天開始,她就開始看到惡魔試圖帶走她,傷害她。


「我不知道我怎麼了,無意識的那幾個小時我人在哪裡?每天都擔心這會再次發生。」艾瑪心有餘悸的說著,彷彿這事才剛剛發生,其實已經事隔半年。 我們一開始先消除這個事件的創傷後遺症,以及她相信的許多關於Covid的陰謀論。諮商兩次過後,她不那麼害怕,然而對於「惡魔」的想像還是很鮮明。


診斷的結果,發現艾瑪有界線的問題,而且她的能量體是分裂的狀態,這個狀態會讓感到全身乏力,艾瑪睜大眼睛望著我,說這正是她此刻的感受。她這兩天全身無力,雙腿軟趴趴。連走出去散步的力氣都沒有。


艾瑪覺得她無法保持和惡魔的界線,他們隨時可以入侵。況且她如果抵抗的話,只會造成更不好的後果,她可能會被傷害或肢解,所以乾脆就躺著等惡魔過來侵犯她吧。她說,任何人都可以對她做任何事,她很弱,無力抵抗。就算走在公園,她也感到會被侵犯。


聽到這些話,我心裡覺得很不妙,這是被性侵的徵兆。


透過艾瑪的身體無力,引導我們來到發生在她五歲的時候,和父親之間的事。這件事藏在深不見底的潛意識。直到今天才被打撈上來。


艾瑪心跳加快,她看到父親把自己壓在床上,他要艾瑪當他的「乖女孩」,聽他的話,他撫摸親吻她,做了種種不堪的事。還威脅她不能讓媽咪知道,因為這『都是她的錯』,是她造成的,媽咪如果知道會很傷心。艾瑪凍結了,她只記得這『是她的錯』。 就像所有曾經被家人性侵的小孩,她完全接受父親對他的指控,頭腦一片空白。


艾瑪終於明白為何她在父親面前,總是要把全身裹得密不透風。


連續兩天,我和艾瑪見面,擔心她的反應。父親的性侵事件爆發那天,她整晚不能闔眼,成長中,父親經常粗暴的羞辱她,兩人關係一直很不好。但是這件事超乎想像。


沒想到,第二天我們見面時,爆發另一樁更驚人的事:她七歲和家人一起渡假的時候,在渡假小屋被彼得叔叔性侵。這叔叔是他們家的常客,父親的「密友」。


彼得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,在走廊上對艾瑪伸出魔掌,她那時穿著比基尼泳衣,正要去游泳。彼得叔叔強押艾瑪在牆上,猥褻她也威脅她,再次顛倒是非地告訴她,「我知道你很享受我這樣做」,「誰叫你穿那麼少引誘我,你這個下賤的女孩」,「這都是妳的錯」。更令人髮指的是,彼得叔叔宣稱,「你爸爸把你們之間的事都告訴我了」。言下之意,他也可以如法泡製,隨時對她為所欲為,他告訴她只要他太太不在,他會再來找她玩。她既無力反抗也沒有逃跑,雙腿顫抖如果凍。最後艾瑪虛脫倒地。彼得叔叔才悻悻然走開。


艾瑪哭喊:「我看見粉紅色的光離開我的胸膛,那是我的心嗎?我的心離開我了!」這是她分裂的部分,她的心從此離開自己。


誰想得到,傷害艾瑪的人竟然是她身邊最親近的人。最令人不忍的是,五歲和七歲的她,都背負了「這是我的錯」的指控,罪惡感攪拌著羞愧和自我無價值感,一直在催殘她的自信,即便這些記憶被封鎖數十年。直到封城而擠迫的孤單不安,讓事件浮出潛意識。


我想在艾瑪的潛意識裡,寧願傷害她的人是惡魔,而不是爸爸和彼得叔叔。


我們終於發現他腦子裡的惡魔是誰,她全身乏力,『只能躺著等他們過來侵犯她』。 我們進行了幾個能量的介入治療,才平復艾瑪的創傷故事。 最糟的事已經過去了,我不斷告訴她,「雖然真相令你痛苦,但也會帶來自由。」


最後,我要她回去那個渡假小屋的走廊,看看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令她害怕的。出乎我意料之外的,艾瑪看到自己站的挺直,正在對彼得叔叔說話。


我太興奮了,叫她把七歲的她正在說的話,大聲說出來,我就是見證者。 以下是抄錄愛瑪的話:「把你的髒手拿開,如果你敢再碰我一下,我會告訴嬸嬸。那時候就有你好看。如果你日後敢再來煩我我,我會殺了你,我會把你的罪行公諸於世,讓全世界都知道你是個戀童症犯。」彼得叔叔聽到這一番話,倉皇離開走廊。


我趁勝追擊,叫她回到五歲的她和爸爸所在的房間,如法炮製。五歲的艾瑪對爸爸說:「我討厭你這樣,一點也不喜歡,如果你敢再碰我,我會告訴外婆(外婆最疼艾瑪)。外婆一定會殺了你。」艾瑪看到爸爸從床上起來,後退,離開房間。


艾瑪穿越時空,戰勝了她的『惡魔』。她賦予五歲和七歲的自己力量,維護自己的界線。她領回了所有她分裂的部分,恢復自身的完整性。


時間不是線性的存在,過去現在和未來同時存在這一刻。所以,我們可以回到過去,去改變我們的行為,改寫歷史。每個人都可以。


我想起多年前,艾瑪一直很想找到她生命的目的。那時候,她說她很在意受虐的小孩,每次她看到小孩被虐或侵害的新聞,她就忍不住哭泣,她要做點什麼來為他們發聲。原來,她自己親身經歷過這一切,讓她更深刻的體會這些小孩的心情以及不為人知的幽暗。


許多事情突然兜在一起。生命很奇妙。不管知不知情,艾瑪的創傷早已默默在引導她通往她的生命目的。如今她的道路更明確了。


#童年創傷 #LCT 療癒故事 #克服童年性侵


Photo by Daiga Ellaby



12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