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遺忘是一種好幸福的殘忍】




『阿茲海默 海也沈默


記憶艦隊溫柔迷航

我的行李一件一件

甚至沒有告別

就安靜離去

......


我記得朱槿是扶桑

我記得微笑是友善


但天哪 我不記得你

是誰在樹下吻了我

……


不要當我的女兒

不要當我的愛人

遺忘是一種好幸福的殘忍

我不想讓殘酷顯得如此幸福……』


吳青峰的歌《阿茲海默》以令人心痛的溫柔唱到我心坎裡。

透過詩人黎煥雄的眼睛,這個許多家庭正在面對的疾病,有了新的聲音。

遺忘不僅是遺忘,也可能是一種療傷。忘記,才是幸福。


但被忘記的人呢?


爸爸阿茲海默確診後,我和弟弟一直在學習如何面對爸爸的生活日常。

我想我們的難題,也是許多家庭正在面對的難題。


在維護爸爸的安全和他的自主性之間,經常拿不定主意。
要不要讓他騎車,是不是讓他自己去購物,這些芝麻小事,都逐漸成了大事。


成大治療失智症的醫師說,能夠有效延緩失智的三項活動為:社交,運動,做家事。


為了增加爸爸社交活動機會,我去探視家附近的一個樂齡中心,發現參加活動的老人清一色是女人。高齡女人很積極在防治自己老化和失智,他們有各自的閨蜜,偶爾結識新同伴。


咦,老了的男人都哪裡去了?男人退休後做什麼?不跳土風舞,不玩桌遊,不做健身拉筋,七八十歲的他們怎麼規劃生活?他們的日常是什麼?如果沒有老伴,他們可還有閨蜜或朋友?我很好奇。


爸爸罹患失智症,忘了很多事,但沒有忘記身為男人的威權和面子。他拒絕印尼妹妹陪他去散步或活動,認為這樣很丟臉。希望這樣的爸爸加入一群高齡女子的活動,得要半騙半哄。


有時候我想,會不會,爸爸是利用「遺忘」,來面對失去結縭六十年的妻子的痛;如果記得的話,會崩潰。


或許,遺忘對他是一種幸福,也許,他並不真的想要「好起來」。

讓他「好起來」,是我們的妄念。誰來定義什麼是好,什麼是不好?


#吳青峰專輯【冊頁一:一與一】- 「阿茲海默」


#樂齡活動中心

#家有失智老人

#漁光島的黃昏

14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