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鬧鬼的人】

暗夜裏,惠妹陪先生去海邊。兩人一前一後走著,手電筒晃動,人影幢幢。

避開白日毒辣的太陽,夜晚進入大海的冰箱,打撈魚蝦、撿海膽拾螃蟹,是阿美族人代代相傳的活動。

突然有人對惠妹丟石頭,一顆兩顆三顆,她回頭卻不見任何人。 隔天問了人,才知道,昨天經過的地方,不遠處就是公墓。

第二天夜裡,她準備了香菸檳榔和一杯水,經過昨天被丟石頭的地方,依照阿美族傳統,進行小小儀式。

接下來要介紹她的祭文,這才是重點。惠妹對隱形的鬼怪說:「我初來乍到,人生地不熟,請多包涵。今日以水代酒,香菸和檳榔敬你們。我不會怕你們,你們也不必嚇我。」 鬼魂們大概覺得自討無趣,從此沒再嚇唬惠妹。

惠妹的先生和朋友們經常夜潛,往往只有惠妹一人單獨留守岸邊,守著篝火。 夜裏潛水很危險,有時被海裡的暗流帶到哪裡並不清楚。惠妹的火光就是大家仰望的燈塔,火光就是上岸的地方。

這是漫長的等待,有時候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,直到深夜。 惠妹不怕單獨在岸上當啦啦隊,等自己的男人和夥伴們上岸。

惠妹的遭遇,換成別人可能當場嚇死,從此不敢去夜遊。 她不僅威脅鬼魂,而且竟然奏效,繼續享受她和先生的夜間活動。

她天性直爽,心胸坦蕩,是豪爽的大姐大!

我和許多怕鬼的人工作過,也處理過各種附身的情況。

有些人的「鬼」是自己創造出來的幻覺。綜合了社會新聞、靈異事件、網路照片、恐怖電影場景等元素,大腦混搭編著故事,成真了!眼角餘光總看到鬼影,覺得他們無所不在。這是自己嚇自己。解套的方法,還是要一一拆解這些混搭的元素,卸除令人驚嚇的印象。

有些人因為心中有愧,覺得對不起別人,於是老覺得被附身。 小凡的哥哥自殺死了,他認為是自己無心說的一些批評的話,導致哥哥厭世。這罪惡感侵襲他的心智,他開始產生幻聽,有些附著的能量在控制他,指使他。

有些人的確是被懷有惡意的「能量」附身,這些人的負面情緒被附著的東西牽引著,於是造成無邊的混亂,情緒失控。 很多時候這是來自尚未面對的創傷。

青婉童年被嚴重忽視、霸凌、渴望陪伴卻始終孤單。長大後,她攜帶很深的無能為力感,覺得無法維繫自己的界線,一天到晚被「鬼壓床」。這是另一種形式的「霸凌」。她來找我的時候,已經進出精神病院多次。她的困擾並非幻覺,她是真的無法對於侵擾她的東西說「不」。

如果這時候能夠借用惠妹那樣的正氣,兇巴巴地說:「我不吃你這一套,你給我滾」。或許可以停止霸凌。然而,青婉習慣被霸凌的模式和過往的複雜創傷必須先消除,才有辦法「不吃這一套」。

今天讀到一段文字—《鬧鬼的人》(Haunted),非常精闢描述了糾纏心中的鬼魅:「當我們不再害怕把那些說不得的事物當作真實,就能不再被糾纏,重點尤其在於我們對過去的理解,在於我們弄錯的東西,在於把我們弄錯的東西,在於我們沒有幫助到的東西。我們靠寬恕自己來變得真實,而寬恕自己靠的是改變行為的基本模式,尤其是改變我們對待自己傷害過之事物的行為。」

「對鬼魂的恐懼,或對自己鬧鬼之心的恐懼,反映了我們在這世上的缺席。」

想要驅離心中的鬼,真正的方法是回來面對自己不敢面對的一切。百分之百待在自己的身體裡,不再缺席,不再讓自己被說不得的事,嚇得「魂不附體」。

只要自己全然活在此刻當下,我們便可以驅離「我們所弄錯的東西」以及 「把我們弄錯的東西」,把從來不屬於我們的能量放下,對他們說「不!這是我的身體。我是主人。」。 這就是除魔心法。

在英國有個朋友,專門幫人釋放附著的鬼魅。他看到個案進入他的屋子時,鬼魅都留在屋外,因此個案進入他的屋子,立刻感覺自己好多了。不過,一走出他家,附著的鬼便跟上來了。原來鬼也很識相,不去驅魔人的跟前自討苦吃。

解鈴還須繫鈴人。創傷的療癒依然是根本。一個人的創傷被看見,被整合之後,這個人散發出來的能量模式就改變了。

如果他好好待在自己身體裡,意圖佔用他身體的其他能量便不得不離開,因為已經「不好住」,得不到他原本「負面能量」的加持,想附著就沒那麼容易。

到底是什麼造成了一個人的「缺席」,自己的心何時開始「鬧鬼」?這個問題絕對是通往療癒的關鍵,也是活出自己「本來面目」的索引。

#【撫慰人心的50個關鍵字】

# 驅除心中的鬼魅

11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