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父母相處

「年紀大了,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自然就改變了。」Y啜一口咖啡,慢條斯理的說。



Y是大學時代的朋友,在大學教書,頭髮白了,我們在談論老人長照的問題,關於如何跟父母親相處一直是我很大的挑戰。我雖然很有效率的治療很多人,改變很多人的想法,但是對於父母我常有無力感。我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。


Y說他這幾年學會的事,就是放下想要改變父母的念頭。他順應著他們,讓他們選擇自己要的生活方式。「所有的改變必須是來自他們自己,很難是來自你,他們想要證明雖然老了,但是對自己的生活還擁有決定權。」

我突然懂了!


過去幾年,我總是想要把自己這些年學到的能量醫療和養生觀念,灌輸給父母,然而,他們卻不斷駁斥,甚至因此產生衝突。母親拒絕中醫和另類醫療,不相信經絡穴位的存在,她堅持使用西醫給的抗癌藥物來控制自己血小板增生問題,二十年下來,破壞了血小板的製造功能,但身體器官同時被侵蝕,導致貧血、心臟積水、血管脆弱,消化系統和腎功能衰退。她必須看另外一位西醫來整頓這些更具威脅的副作用,勉強維持生命。

也因為如此,每次回家,看到媽媽在受苦,我都十分焦急難受。但建議了,也會起衝突。原來他們認為我在干涉他們的決定。



我應該學習放下,讓他們為自己的生活和健康做決定。老年人有他們賴以維生的信仰體系,行之已久,這是他們的安全感來源,他們熟悉的方式。而我無論如何是他們生下來的小孩,怎麼可能比他們更懂得生活呢?他們以他們認知的方式在保護自己。使用針灸,來疏通經絡,排除心臟積水雖然是我認為比較優良的方法,然而對他們是陌生不可信賴的,就像是平板手機。他們還努力著想要保有某種的權威,證明自己的經驗是有用處的,而我的建議冒犯了這樣的權威。


我懂了。可能年紀大了。


我枕頭上鋪著的粉紅色米老鼠枕巾,在素雅的灰色床罩上十分突兀,還讓我尷尬。二十多年來它被洗得泛白褪色,今天看來都順了,這是我的枕巾。只有母親因為節儉,會使用的大拍賣場買來的枕巾,成了我與家連結的一部分;就像是浴室角落裡的明星花露水,偶爾倒幾滴,為了懷念奶奶的氣味。

過去一直感到刺眼不搭調的事,米老鼠和花露水都成了鄉愁,連同母親的固執和堅持


0 views

原能量工作室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© 2018 designed by Bear Ch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