療癒的副作用,好好玩

有時候,療癒會出現令人意外的副作用。


像這次,一開始是在處理 J J感到孤立無援,得不到別人支持的感受,導致他凡事鞠躬盡瘁,無法放輕鬆。


看著他年輕認真的臉龐,陳述過往的事件,我可以感受到壓力排山倒海,正從各方面席捲而來。


然後,隨著TAT的步驟,一步步進行,我看著 J J 在逐漸變化。聳起的肩膀垂下,臉部線條柔和了,我這才聽見他的「聲音」,原來他的聲音如此渾厚低沈動聽,橫隔膜不再緊繃,使他的聲音充滿磁性,就像是歌劇裡的領銜男低音。

一個人的聲音透露出他的人格。這才是 J J


一談起歌劇 J J 眉飛色舞,彷彿在戀愛。其實對於自己醉心的音樂,他相當投入。他說,練習唱歌發聲多年,這是第一次,他感到橫隔膜這麼輕鬆,安放,支持;和外面的氣體達到平衡。原來,那些他崇拜的男歌唱家所描述的境界是真的存在。


他說從來不曾有這麼深沉的呼吸,此時的橫隔膜成為很棒的彈簧,他可以很好的掌控。


有彈性的橫隔膜是什麼感覺呢?

孤立無援和歌唱怎麼扯上關係呢?


不再孤立無援,因為內在自行調整而有了「安放,支持」,他終於靠上自己的岸。

110 views

原能量工作室

© 2018 designed by Bear Chen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