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除自我詛咒

費瑟一本書寫了十多年,他心裡著急,卻始終無法定稿出版,這本書牽連甚廣,他的發明,他的訓練課程,都仰賴這本書來打開知名度。


為了突破這個出版的障礙,他找我做治療。透過GSH(自我療癒導引)診斷,發現費瑟的這個障礙有「詛咒」一般的能量。故事必須追本溯源到他的某個前世。


四海八荒,多世輪迴,我們如何定位到底是哪一世的故事在影響著他的寫作呢?

GSH的定位方式,有點像是靈魂的GPS。先是透過能量測試,確認這故事發生地點在中東,而後故事的另一個當事人,便是如今和費瑟一起寫書的夥伴瓊妮。


那一世,費瑟是個教士,卻沒有遵守清規,與教徒發生曖昧戀情,無視於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衝擊,一切偏離了軌道。教廷派人刺殺他。他以為他在做對的事,然而別人不這麼認為,他們指責他是錯的。這個動能也彰顯於我們的諮商過程。費瑟憤怒的指控我在否定他的答案,實際上是能量測試顯示,他給我的答案是錯的。於是,就連我們的諮商過程也演變成故事的一部分,繼續加深他的挫折。


這一個詛咒,便是費瑟的自我詛咒:「我不能做我自己」。他不能信任自己前往的方向是正確的。就如同當年,他感到自己所相信的一切瓦解了。如今,對於將自己的思想出版,他有許多潛意識的恐懼,擔心世人如何看待此書,同業如何論斷他?更何況他如今書寫的夥伴瓊妮,就是在前世殺他的人。可以想見,這個書寫過程所要面臨的挑戰。


我們以能量療法介入,平衡了那一世的創傷,解除他心中的糾結。其實,這一世裡,瓊妮以犀利的觀點,激發費瑟朝更嚴謹的書寫邁進。此書將是兩人化解累世恩怨的共同創作。

這便是GSH神奇的地方 - 透過發掘歷史,改寫歷史,也創造歷史。業障的解除並不難,不需等到來世,可以即時生效。


0 views

原能量工作室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© 2018 designed by Bear Ch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