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受創的內在小孩

剛上完TAT身體療癒工作坊,接到同學一封來信,非常感動,徵得她的同意,貼來跟大家分享。在進行個案示範治療當中,她內在靈視力所見,以及她所經歷的一切,非常貼切地說明了在進行TAT時,能量交流的狀態。長期受傷的內在小孩很容易跟我們分離和切割,這是為了保全我們,直到她覺得你有能力聆聽並承受他的故事。以此祝福所有人的內在小孩都能被陪伴、聽見與療癒。


「曙芳老師好: 這兩天在台北上TAT身體療癒及保健的課程,收穫真的相當多。

我認為它是一套很有效率而且穩定又安全的系統,可以療癒自己也可以協助別人療癒他的問題(而且是在彼此都有界線上不會共振及混淆的狀態),但協助的人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界線!!

當時老師做一個乳癌同學的個案時,我感覺到老師跟同學有一圈能量,像蛋殼那樣的感覺包覆住。有一些同學潛意識想幫助人的能量就停留在最外層。

之後輪到我做個案的時候,我走進那個圈裡面才發現,喔!圈裡面還有我自己跟老師自己的圈!!心裡覺得這設計這也太周到了吧

後來TAT姿勢開始打開潛藏在心裡很深很悲傷的創傷,那個時候我感覺我在我自己的內在世界。我跟很多個充滿創傷的我在裡面抓狂,像神經病一樣內在亂到不行。

我想這就是界線的重要程度吧,很像一瞬間翻出很多個我,那個時候我整個內在大抓狂! 還好在那個世界沒有看見老師及其他人才能專心在跟自己的對話。我想如果在那個世界有誰的話,我大概就一股腦地抓住那個人把所有很糟糕的東西都丟在她身上了(真的不要相信揭開創傷的人會有理智)

接著老師的聲音很溫暖,像是來自天上的聲音在黑暗中指引我去覺察自己的問題。然後所有暴動的我忽然都停下來了,大家很願意很認真的想要真的「說點什麼」。

大家就聚在一個廣場彼此認識彼此對話。但最主要的還是那個身上扛著包袱五歲的我,一開始她只願意跟我牽牽小手⋯因為她真的不確定現在的我可以承接這份傷痛,那時候我才知道「原來其實我一直是很想活下去的」而且我是被自己的內在深愛著的。

而且她其實也很期待我可以意識到這樣的問題,她一直在等待療癒的發生。

很訝異這份潛藏在我心裡的自己,她是有多努力才能夠把這種這麼沈重的東西扛在自己身上遠走他鄉(?)

接著老師一直引導著我,感覺到很多的幫助於是大家忽然就相信了「我覺得我們可以辦到」。然後一個很大的擁抱,我跟那個五歲的小魚就融合起來了。感覺很多失去的自己都在被整合,而且是很巨大的整合(小魚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巨大事件的那種感覺)

結束之後,好像從某個地方醒過來一樣,覺得世界很亮。.......

我發現,逃避創傷與童年的自己切割並不能夠幫助我好轉,只有溫和的面對這份創傷好好撫慰自己,與自己同在才能夠一起創造自己的奇蹟。

我相信很多人的內在孩子都在等待這一天到來,我也很希望大家的孩子都能被看見!」 ★ 11月 8~10日 TAT基礎工作坊(三天),由王曙芳老師帶領。教導初學者如何使用TAT進行各種議題的自我療癒。課堂上會教導步驟的意涵、個案示範,一對一的練習指導,以及團體療癒。本課程適合想要以TAT進行自我療癒的人參加。

意圖取得TAT專業認證的同學,歡迎來複訊。

報名詳情:https://forms.gle/enQrHCXZEwcm1Frg6

0 views

原能量工作室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© 2018 designed by Bear Ch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