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音樂救援》之5 - 魯多维科·伊諾第(Ludovico Einaudi)[電影盛著音樂?還是音樂盛著電影?]

有那麼一陣子,我把是枝裕和的片子逐一看過。 一天晚上,看完『第三次殺人』,盪氣迴腸。這片子完全顛覆我對懸疑推理劇的想像。導演真正探討的是家庭,親子關係,社會結構所造就的深遠影響。


什麼是真相?誰才是殺人犯? 我們的社會想要守護的究竟是什麼?


在追尋真相與殺人動機的過程,人性的光輝與黑暗交疊出現。役所廣司主演的殺人犯三隅,和福山雅治所飾演的辯護律師重勝,兩人以精湛的演出,展開意味深長的辯論與辯護。沒有看過片子的人一定不要錯過,這是是枝裕和的經典之一。我就不再透劇。


看完片子,我急著在片尾找配樂者的名字。這個配樂太厲害了,鋼琴彈奏主題與變奏,小提琴神出鬼沒的櫬底呼應,一問一答,讓哀傷與悲憫一次又一次鑽鑿我的心。這作曲者的音符有魔力。


在每一個空鏡裡,每一次車窗上的倒影,監獄會面玻璃的疊影,蒼涼的雪景和孤寂的岸邊,是這個音樂一遍遍,把劇中人無法言說的愛與恨溫柔的包覆,如雪化開,一點一滴注入我們的感官,音符冰涼清脆,最後每個人心裡淌著血。我們已經不知不覺走進這劇中人的靈魂,認同他的一切,流著他無法哭泣的眼淚。


這部低調緩慢,沒有刀光劍影的懸疑片,因為這音樂,有了呼吸和節奏,就像是繚繞的雲霧,籠罩著整個影片。


即使看過電影多年後,我都還可以藉由聽音樂,在腦海裡演出電影的片段和人物糾結的心情。平靜底下的波瀾壯闊,依然催情,依然動人。


這就是義大利作曲家鋼琴家/魯多维科·伊諾第(Ludovico Einaudi)的作品。


後來追蹤他所有的音樂,這才知道原來他幫好幾部電影配過音樂, 《游牧人生》、《父親》、《逆轉人生》等等都是他的作品。他的主樂器是鋼琴,嫻熟管弦樂編曲。他擅長渲染氛圍,說故事不慍不火,適時地煽情卻不耽溺。動人的旋律在他指尖毫不費力的流瀉出來,使他成為當今炙手可熱的電影配樂大師。


他的作品旋律線清楚,善用切分音,有些簡約主義作曲的影響。音樂好聽,也容易被接納,流行卻不通俗。


不同於另一個已逝的義大利電影配樂大師莫利柯(Ennio Morricone),伊諾第的音樂比較柔美細膩。並不是火戰車那種英雄壯烈,也罕見《天堂與地獄》般的石破天驚。出身於米蘭威爾第音樂學院的他,可能早年仍被現代音樂作曲打磨著,直到41歲,1996年,才出版第一張個人鋼琴創作專輯,開始走出自己的一條路。


這任督二脈一通,伊諾第瞬間成為多產的音樂家,二十年來,個人專輯和電影配樂交替出現,佳作頻仍,不勝枚舉:Una Mattina,Nuvole Bianche, Fly,Oltremare....。每一首都百聽不膩。


彈奏他的樂曲,有如冥想,反覆的切分音躊躇纏綿,主旋律如海浪,奔流而去又捲回岸邊。 如煙的往事裊裊,被他的音符提煉出來 ,他的音樂裡有動人的留白,那些無法言語的一切,不經意的,都被指尖撫觸,靈魂的騷動遂逐漸安靜下來。


伊諾第的音樂宛如銀碗盛雪,明月藏鷺。電影裡盛著音樂,音樂裡也盛著電影。心事裡藏著音樂,音樂裡藏著心事。


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MPlkHxFA-Qg

Una Mattina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qHmB8mZdWBA

Fly




5 views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