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風雨稍歇。

剪下一枝七里香,安置觀音案頭。

這劫後餘生的小白花,帶著雨露,香氣清新撲鼻。

兩個觀音,風華迴異。畫中的觀音,風情流轉;雕塑的觀音,慈悲沈著。

兩個觀音出自同一個藝術家蕭思恪。這是不是創作者的兩個自己?還是觀音請託她表現的兩種氣度?




1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