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[魔咒之歌 vs 祝福之音 ]

— 兩個島嶼為自然發聲的音樂


進入野地的時候請小心,親愛的 將你所見的事物說出來 讓新的名字生根茁壯 就算你來自遙遠的 岩壁、河流、石楠花坡 願你依然如翠鳥 讓溪流閃閃發光 願你走入水中 如水獺毫不猶豫


(翻譯擷取“The Lost Words Blessing” 第一段落)


~對大自然失憶的小孩~


如果有一天我們的孩子逐漸遺忘大自然中的生物,當他們進入野地,看見花蟲鳥獸的時候張口結舌,無以名之,也無法訴說他們所見。大自然的事物從孩子的生命日漸消失,這樣的世界,會變成什麼樣子?


六年前,羅伯·馬克法蘭(Robert Macfarlane)發現新版牛津初級字典裡竟然把橡樹子、藍鈴花、翠鳥等等自然的事物從字典裡刪除了,出版社的理由是:這些自然的語彙不再被兒童使用,因此沒有收錄的價值。字典裡取而代之的是:寬頻、語音郵件、附件....,這些兒童日常的科技語彙。因為現代孩子成長的環境當中,在戶內的時間遠超過戶外,網路相關用語,的確比起大自然的動物植物都更貼近他們;兒童們對公仔的名字如數家珍,但是對花草樹木的名字生疏不聞。


馬克法蘭是劍橋大學英語學院環境人文學科的資深講師,也是得獎無數的作家,他說自己是「字的搜集者」和「爬山的人」。這個發現對於他而言,是相當令人憂心的。


對大自然失憶的小孩,如何能夠保護地球,守護自然中的萬物?


~把被遺忘的自然,召喚回來~


於是馬克法蘭開始搜集這些從兒童的字典裡,以及生活中消失的自然事物。他和英國家喻戶曉的童書畫家賈姬·莫里斯(Jackie Morris)四手聯彈,出版一本無敵美麗的童書—《The Lost Word:A Spell Book》—《失落的字: 一本拼字書》。 或者,應該說這是「魔咒之書」(Spell 原本就有歧意,既是拼字也是魔咒)。


馬克法蘭選擇了20種動物和植物,透過拼字遊戲和押韻詩文, 來引誘兒童認識這些被遺忘的動植物,賈姬則以生動的圖像,描繪它們的姿態和所在之地。 他們一起對小孩施行咒語;企圖將這些被遺忘 的動物和植物,喚回孩子的心中。


馬克法蘭不想要用緬懷過去的悲情來看待這件事,身為三個小孩的爸爸,他想要多保存一些自然的記憶,重建兒童和自然的連結,好讓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可以選擇他們想要保留什麼,想要記住什麼。


意外的是,這本書在2017年出版之後,引起廣大迴響,包括倫敦在內的許多鄉鎮,都有居民募款買了許多書贈送給當地的小學。許多家長受到感召再度把小孩帶入自然。國家信託(National Trust)也推波助瀾,在多處為兒童進行森林導覽。


然而,我是因為音樂,才認識這本書。


~失落的名字蛻變爲魔咒之歌~


受到這本童書的感召,八個英國最優秀的民謠樂手聚集起來創作了,《The Lost Words: Spell Songs》— 《失落的字:魔咒之歌》(2019) 。這群熱愛自然的樂手憂心自然保育問題,想要盡一己之力,支持這本書的出版,從無聲到有聲,音樂將圖文延伸出去,當然不再拼字,而是百分百的「魔咒之歌」(Spell Songs)。


這些原本各自獨當一面的樂手,為了完成一個共同的理想而同心協力。他們帶來自己擅長的多種樂器,跑到鄉下的穀倉錄音,支援彼此創作演出,沒有任何較勁的意味。每首歌的版權也都是隸屬整個團隊,只要製作過音樂的人,就知道這有多難。


專輯的編曲、歌詞、演出與和聲,都無懈可擊,我乍聽立刻被圈粉。從亞馬遜訂購精美的CD套裝,所附書本的圖文編輯非常用心,每個音樂人都說了一段他們創作的故事。


重點是這些歌真的是好聽:橡樹、喜鵲、黑刺莓、蒼鷺、翠鳥、加法蛇、甚至神話中的海豹男孩......,每一個都有了主題曲。


隨便提兩個歌手吧。蘇格蘭女歌手Karine Polwart,Julie Fowlis。Karine Powart 是得獎作家,劇場和音樂兩棲,出了許多專輯。而Julie Fowlis是美麗如仙女的蘇格蘭歌手,以蘇格蘭方言創作為主,聽【Spell II】這張專輯當中「暴風雪之鳥」(Bird of the Blizzard),她柔美的歌聲猶如天籟,心惑神迷的我手指不斷按重播鍵,跟著她的歌聲在暴風雪裡翻飛,一遍又一遍,根本就是中了魔咒。


~Cicada以音樂寫詩~


如果說英國的魔咒之歌企圖以音樂喚回被人們遺忘的自然事物,那麼台灣的樂團Cicada,則是以音樂帶我們走入山谷與溪畔,在古木的青苔與石縫之間深呼吸。


在馬克法蘭出書的2017年,Cicada創作了一張專輯【不在的你們都去了哪裡】,緬懷在自然中,由於棲息之地被破壞而消逝的事物:白化的珊瑚礁,失去家園的鯨豚與海龜,城裏的小貓,山間的飛鳥....。


Cicada以音樂寫詩,描繪台灣脊背的山水,有鳥瞰的宏觀視野,也有觸手可及的微觀風情。分明已經走入森林潛入海洋,但我聽得到對於自然的鄉愁,淡淡的惆悵與歡欣交集。


Cicada 樂團成立於2009年,以「蟬」為團名,因為蟬只有在發聲的時候才會被注意牠的存在。


從2013開始,Cicada把創作的目標指向台灣島嶼,從西海岸到東海岸,從森林到溪谷,都成為音樂靈感。它大概是我所見過的樂團,最擅長給曲子命名的樂團了。我想,這多數歸功於團長江致潔對文字的感受力和表達力。


~幫我們記住這島嶼的美麗音樂~


她的曲名像是一幕幕電影的場記:「等待再一次躍出水面」、「游向那片被丟棄的海」、「原本是家的地方」....,歌名不經意的破題,接下來你得自己在音樂中創造出畫面。


但是這一點也不難,Cicada的音樂本來就很有畫面。


有時候,如果我們把她的曲名連起來讀,就會發現一首詩。

讀它2023年最新專輯【棲居在溪源之上】的曲目:

下過雨的營地出太陽了 松葉上的鳥與水珠 抵達圈谷之前的稜線 穿過霧雨森林 棲居在溪源之上 在水池交會 雨從傍晚下到午夜 巨木曾在的痕跡樓居在溪源之上 通往家的松針小徑


光是看曲名,令人已經開始嚮往踏上旅程,走入森林小徑,不是嗎?


喜歡爬山走路的江致潔甚至以Crowd Funding的方式來籌措這張專輯的錄製資金,其中一個項目,就是帶領贊助的樂迷走入山中的旅程。


Cicada近年的三張專輯都好極了。編曲、錄音和後製的品質讓音樂更蘊藉、透光、溫暖、親密。音樂行雲流水,偶爾駐足,留白,眺望。讓霧凝聚,讓雨落下,讓日出在心中緩緩昇起。


江致潔的樂器配置大致保留室內樂的溫潤的木質調性:鋼琴、木吉他、大提琴、小提琴、豎笛。然而她的曲調和整編清新不流俗,我可以坐在書桌前,看著都蘭山,聽她的音樂一整天也不膩。就算你沒有都蘭山可看,她的音樂也一定可以帶你走入你記憶的森林。


Cicada以這樣的方式,把我們所處的島嶼,自然而然召喚回我們的心中,同時療癒我們的失憶症和憂鬱症。總覺得這樣的音樂是Cicada給予我們的祝福之歌。


但願我們永遠不必失落這樣幽靜美麗的山水,但願森林海洋裡的生物都能天長地久,生生不息。而如果我們有一天真的忘了,至少還有Cicada 的音樂幫我們記起。


**原文刊登於《鹽份地帶文學》2023年 五月號No. 104


**請掃下方圖片QR Code,聽音樂












23 views0 comments

Comenta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