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傷

S 和 W分別因為感情關係破裂,被情人背叛的傷痛,而有了輕生的念頭。




S 說:「想要把這輩子砍掉重來。每天面對變了心的伴侶,人在心不在,很痛苦。」

W 說:「想要死掉,陷溺在很深的絕望裡,每天都爬不起來。失去了情人,也失去活下去的動力。」

死亡,在這時候有致命的吸引力,似乎是一種解脫,可以不再痛苦。

我了解這樣的痛。


心死之痛。是冷,無邊無際。是黑,光進不去。

許多人在面對難以承受的情傷,萌生自殺的念頭。本來愛的人,變了心,頓失愛和關注,天地變色。兩人營造的小世界垮了!


劈腿的情人,背叛的情人,說謊欺騙隱瞞的情人,最後包藏不住了;情人說:「都是你的錯!如果不是你無法滿足我的需求,我不會愛上別人。」


情人把責任全數推回去給你。乍聽有道理,覺得都是自己的錯,是自己不值得對方的愛,然而,仔細分辨,通常不是如此。


這些人的伴侶因為種種個人的成長創傷,不斷在關係當中需索,無法獨立或自我滿足,其實難以待在關係裡。永遠在尋求愛,但也永遠得不到心目中的愛。得到之後,又會從中破壞。

情人因此有了新的對象,然而心理的罪咎感,使他們把責任推回給對方。不願意面對自己。


S 和 W在她們的關係當中,都是扮演拯救者,這是令他們最痛苦的原因。拯救者,以拯救他人為生活的目的,一開始都認為只有自己才能夠拯救對方,兩個人也都擔心,對方沒有自己怎麼辦,雖然關係早已陷入荒原,依然不忍離棄。


其實,最需要拯救的是自己。S 和 W 都有童年的創傷,嚴重打擊自我價值。


W說:「我必須要得到他的認同和安慰,才有存在的價值」

S說:「一定是我做的不夠多,不夠好,他才變成這樣。」


S和W把自我價值交給情人去評斷,依賴情人的認可而存在。卻忘了情人自己並不健全,有一大堆的問題和焦慮,平日就需要拯救和安撫。這樣的人的認同如何能依賴呢?就好像把沒有資格的人拉來當裁判,硬是要他給你打分數。


讓我們從情傷,這個生命最棘手的問題當中,停下來,先找回獨處的空間,回到自己的中心,回到呼吸,意識自己的感受,無條件的安撫自己。你心中真正的渴望是什麼?你在這個關係當中真的快樂嗎?


S 和 W 都說不快樂!每天處於備戰狀態已經很多年。


其實,此刻想要傷害自己的慾望,輕生的念頭,更多時候是想要報復對方,讓對方嚐嚐失去自己的痛苦和悔恨。就好比,你喝了毒藥,卻希望對方死去。


大多數的人其實為了一個並不快樂的關係,要拿生命去換。


停下來吧,這是生命當中的一個隘口,它出現的目的是來協助我們了解自己。情傷揭露心中深藏的傷口;這是一條通往生命療癒的路徑,不是一條離開生命的路徑。

這裡的結束,隱藏著祝福。要留下來,才能夠知道。

60 views

原能量工作室

  • Facebook - White Circle

© 2018 designed by Bear Che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