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正在抵達】 — 懷念一行禪師

這兩天都蘭山雲霧繚繞,時雨時晴。 敬愛的一行禪師以95歲高齡圓寂。 雖然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,心裡依然低迴不已。


抬頭看著正在山頭凝聚成雨的一大片厚重的雲。 他的詩句飄過來,霧靄裏透出一絲光:


“The tears I shed yesterday, has become rain.”


「我昨天流的淚,成為今日的雨。」


我們的存在,是無所不在,我們的身分是流動的。 說不定今天下的雨,都是昨天的淚 — 可能是你的淚也可能是我的淚,可能是河流山川的淚。


一行禪師可以說是我的領路人。


他最了不起的地方,是把心的境界帶入佛學。


大部分談佛學的僧侶或法師,會一再告訴我們,這個世界是個幻像,這輩子是幻像,是因果的組合。一切你看到的聽到的碰觸的,都是Maya,是一場虛空。不必太認真。


禪師的說詞不太一樣,他雖也提醒我們不要受物欲控制,要看清物質的世界都是短暫的, 你迷戀或追求的是不斷在變動的東西,不要執著。


然而,他並沒有著重於永恆或得道的概念。 這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。


他認可我們與生命的約定。他接受人生的掙扎和痛苦。


他並沒有渺小化身為人的種種經歷或創傷,他要我們把所體會的一切,帶入心裡,更深刻地看見。


一切存在都是相互依存。 「我」是由許多事物構成的,而且許多事物當中都有「我」。


我們如果傷害另一個存在,也等於是傷害自己。我們如果因為自私而滅絕另一個物種,我們也就滅絕了自己。


我在英國和一行禪師進行過三次僻靜。令我印象深刻的儀式,是吃飯。


吃飯總是安靜不語,幾百個人在食堂裡,慢慢吃著每一口食物。 禪師說,當你咀嚼一片麵包,你如果看得更深一點,這片麵包裡有陽光、雨露、蟲子和飛鳥、農夫的汗水....。每一口食物,都像是一個小宇宙。我們滿懷感恩的取用。


一行禪師以詩的語言,帶我們進入心的境界來生活,要我們更深的往內看。looking deeply。


他的詩,《請以我真正的名字稱呼我》這麼寫:


不要說我明天即將離開 即使是今天,我依然正在抵達


看深一點:我每秒都在抵達 成為春天枝椏上的小花苞 成為一隻小鳥,帶著還脆弱的翅膀 站在我的新巢穴,學習唱歌 成為一隻毛毛蟲謫居在一朵花的心中 成為一顆珍珠藏匿在一個石頭裡


我還在抵達, 為了歡笑和哭泣 為了恐懼和希望 我心的節奏是一切生命的出生與死亡


我是一隻正在河面上變動型態的蜉蝣 而且我是俯衝而下吞嚥蜉蝣的那隻鳥


我是快樂游泳的青蛙 在清澈的水池中央 而且我是一條草蛇 安靜的吃掉那隻青蛙


我是烏干達瘦骨嶙峋的孩子 我的腳細瘦如竹竿 而且我是軍火商 販賣致命武器給烏干達


我是那個12歲的女孩 一條小船上的難民 在被海盜強暴之後 投海自盡 而且我是那個海盜 我的心無法真的看見或愛

…………


這首詩很長,僅能即席翻譯片段,邊讀邊流淚。


禪師以此詩為他的詩集命名: 『Call Me By My True Names』。


每一首詩都訴說著禪師對眾生的不忍與寬容,他對大自然的禮讚與愛意閃閃發光。


我一直在等待台灣能否有出版社,願意把禪師的詩集完整翻譯出來?


禪師看透了人生的陷落,然而他還是步步蓮花,沒有譴責,只有寬恕和眼淚。即便目睹殘暴與血腥,他依舊敞開心,推崇『非暴力溝通』。


我願意相信,如果我們真正的抵達每一刻,那一刻就是永恆。


而永恆是許許多多的片刻串起來的,無始無終。 一行禪師沒有離開過,他正在抵達。 I am arriving. I am home.


#一行禪師 #Call Me by My True Name #I have arrived, I am Home #非暴力溝通






7 views0 comments